隐之

魔鬼画的头像使我充满了决心ˊ_>ˋ

般若什么时候出sp啊…………

尚未被知晓的故事

#异世界旅游美食文ˊ_>ˋ
#说是青年其实连也才19岁(。
#相不相信只会让般若以后的话不同,不影响好感


2.【房间】

“啊……又回来了。”

般若有点无奈地看着用红色蜡笔在墙上留下的痕迹,再有几厘米,笔端就会与自己最初划下的线条重合。
连向后面望去,雪白的墙上除了这条无比醒目的红线以外,实际上还有很多非常稚嫩的画,太阳、花朵、云彩,只不过它们无一例外地都失去了曾经鲜明的色彩,逐渐和墙壁融为一体。
“看来这个世界就这么大了……”
“我感觉很不舒服。”
般若抬起头,天花板中开着一扇窗户,阳光从中泻下,却根本无法感受到温暖。
“喘不过气的感觉?…我也有些……”
般若抬起了头,在取得了对方的同意之后,他脱掉了鞋子,踩在了一目连的肩上。
“怎么样?”连的声音有点抖。
般若使劲地伸出手。
看来这扇破窗户比他想的要高很多。

这是般若在遇到名为一目连的流浪者后到达的第五个世界,和以往的世界不同,这个世界非常的小,小到只是一个房间的程度。而这个房间里,也只不过是一张只剩下床板的床,两个靠在一起塞的满满的书柜和没有了椅子的书桌。
房间的角落里散落着几只快用完的蜡笔,般若刚刚使用便的是里面最长的一支。
在般若想把蜡笔丢回去的时候,蜡笔盒稍稍移动了一下,露出了一角。
他们将这一角扯了出来,是一张从绘本上撕下来的纸,上面是和墙上的画一样稚嫩的文字。
他们俩的头凑在了一起,努力看清这不仅歪歪斜斜,还是用各种颜色的蜡笔写的字。

"虽然我已经有了阳光、水、土壤还有时间,但是我没有一颗种子,这样我还是无法逃离这里。"
连将纸翻了过来,背面是一个画着笑脸的太阳,和墙上的画如出一辙。
“这是出去的线索吗?”般若自言自语般问到。
“从那扇窗户里?”连也思考起来。
“解谜什么的,还真是讨厌啊。”般若撇了撇嘴。

“你觉得这里像什么,病房?”
“比起病房……你不觉得更像孤儿院的房间之类的——等等,你在干什么?”
“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般若说着,并没有停下翻桌边柜子的手。
“你身上也没剩多少钱了吧?要是没钱的话,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的。”
提到这种扎心的问题,就连他都不免有些无奈:“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也是没人的东西了,与其在这里放着生锈还不如……啊!”
“怎么了?”
“是巧克力!”
般若兴奋地讲包装袋一把扯了出来,但在看清包装袋上的文字后,语气立马变得失落下去:“切…是我最讨厌的黑巧克力……”
“比起这个……还是看看有没有过期吧……嗯?”
连还没扯开袋子,就有一件被层层包裹的物体从里面掉了出来,随即发出金属物掉落到地面的声音。
般若将那件物体拿起来,将表面包裹着的纸一层层揭开。
是一块手表。
“看起来比我的要值钱…咦?”般若疑惑地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奇怪,怎么回事……”
“嗯?”
“我的手表不动了。”般若低头看着手中的表,一目连也把头挨了过来,想起刚才那个世界的低温,“没电,还被冻坏了?”
“不会的……”般若仔细想了想,很确定地回答了他,“来之前我还确认过的,没有被冻坏,刚刚还在动的。”
“那…怎么办呢?”


“……要不我们还是先吃饭吧。”像是放弃了思考一般,般若一脸严肃地看向连。
“……我们,已经没有可以烧的东西了。”自己竟然还那么为他担心,因无语而长时间的沉默之后,连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怎么回答他。

“………那个柜子里不是有很多书嘛。”般若挪了挪嘴,示意对方看他身后的书柜。


“这种时候我们不应该先去找核心吗……?”
在离那些易燃物远一些的地方,他们升起了火。把书拿来当柴火烧什么的,本来是连死活都不肯干的事,但在他们真正把书打开后才发现,那些有着精美封面的书籍里面却全都是空白的纸张。
“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回收核心嘛。”
“……好像很有道理———不过这也不是你把我们所有的水都倒进锅里的理由。”
“可是没有水的话怎么煮汤呢?”般若故意歪下脖子,装出无辜的样子。
“…………”连无奈地坐在他的身边,扯开了自己的背包,“昨天吃过的还是新的?”
“当然是新的啊,还有不要再把那些培根掖在包里了!拿出来。”
“可是我们只剩下这些食物了……要是下一个世界还是什么人都没有的话——”
“我不相信我们俩的运气会背成那样子。快点快点。”般若嘴上这么说着,手里却又拨弄起手表来,小声嘀咕道,“会是是针坏了吗?”
一目连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面前本来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竟一瞬间熄灭,甚至冒出了一缕白烟。
“你、你做了什么?”一目连看着满地的灰烬,又看向同样一脸吃惊的般若。
“我…我不知道,不过,莫非是?”般若看着自己的手表,自己刚刚不过是将分针顺时针旋转了几圈,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
他沉思了一下,用指尖抵在旋扣上,向着反方向转动。
于是一地的灰烬重新燃烧起来,又在一瞬之间变回纸屑,最后竟然恢复回纸张,重新和书皮连在一起,仿佛它们从来没有分离过。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们立刻看向对方,同时喊了出来:“时间!”
“种子的话,那个满是垃圾的世界的核心不就是一颗种子吗。”说着般若从自己的斜挎包里将它掏了出来,白色的种子在他带着黑色袖套的手中发着淡淡的光芒。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时间和种子,还缺水、土壤和阳光……哎,要是我刚才能阻止你把所有水倒掉就好了。”说完,连故意看着般若。
“咳咳咳。”般若举起了重新回到水壶里的水,“不过,这点水肯定不够种子生长的。”
“也对,我们要找到更多的水吗?”
“我觉得可能需要其他可以替代的东西。”般若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纸上说已经有水、阳光、土壤和时间了。”
“这个地方也就这么大。”连再次向天花板望去,“那个估计就是阳光了吧?”
“有可能。那么土壤和水?还有什么地方是我们看不到的吗?”
“看不到?也许是还没找到——”
他们一齐看向了书柜。

“这个书柜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般若将左边的书柜里的书全都扯了出来,全部都散落在他的脚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站在哪里。
“我这里也……嗯?”
这本黑色的书也许并不是很醒目,但是在这些五颜六色的本子中实在是太不一般了,一目连抽出了它,随便翻了一下,一张纸掉了出来。
“那上面是提示吗?”
“不知道。”连捡起了它,和之前那张不同,上面的字端端正正,仿佛是机器打出来的,“不过上面写了一些东西——
【神创造了我们的世界。
「—————————————————」
神啊,我们本应感激你,
可是,
我不想再看到那些善良的人蒙难,
我不想再看到那些可怜的孩子早早地死去,
我不想再看到遍地的尸体,
我不想再看到充满痛苦的双眼,
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世界存在下去。
所以,我,一定会「 」 了您。】
———有些字好像看不太清楚了,不过,这似乎对我们逃出去没什么用。”虽然这么说,他还是将这张纸条夹进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里。
但连没有注意到,在他念这段话的时候,般若露出了从未有过的表情。
“那么,我们再去找找?”在连转过头询问的时候,般若又恢复成了平常的表情。
“啊…好啊。”他笑了笑。
“般若?怎么了吗?”连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没事啊,话说桌子底下我没仔细看过——”像是刻意回避他的问题,般若蹲下身子,向桌下看去,“有一个盒子。”

他们将这个用绷带细细贴在桌子下的纸盒子扯了下来,敞开的盒子里面堆满了小小的、蓝色、透明的“钻石”。
“钻石?”一目连有些吃惊。
“假的,”般若抓了一把,又让它们从自己的指缝间落入盒中,“小孩子不是很喜欢收集这种东西吗?亮晶晶的,多好看。”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下去:“这估计就是可以让种子长大的足够的‘水’吧。”
虽然《流浪者必看笔记》的第一个要点写的就是“把自己的思想从最初世界的规则跳脱出去”,但是将假宝石和水联系在一起,连还是有些难以想到。
“那么,现在我们只剩下土壤了。”
“还有哪里,是我们没有仔细检查的吗?”
他们又一齐看向了那张床。

连床垫都没有的床架很轻,甚至般若一个人就可以轻松把他推开,当然,一目连并没有这么做。
他们一齐推开了床架,床架下面的一块地板掀了开来,露出一片土壤,而阳光也正好洒在这片土壤之上。
“没想到这一次解密竟然这么快,”般若将种子塞入土中,在它的旁边撒上了假宝石,“要是我独自一个人的话肯定,需要一天,或者更长的时间的。”
听了他的话,连笑了笑,非常温暖的那种。
般若镇了怔,低下头小声催促到:“那么快一点吧…我还想快些回收核心快些吃你做的汤呢。”
“我知道了。”
一目连拿起般若的手表,按下旋钮,向顺时针方向扭去。

可奇怪的是,什么都没发生。
“……怎么会?”连有些疑惑,“难道是哪里错了吗,水、土壤、种子、时间、和阳光…哪个错了吗?”

于是他们俩再次在这个不大的地方搜索起来,连两个书柜都搬开了,倒是真的找到一本像是日记本的东西,不过上面带着锁。

“怎么办…现在我们是要去找钥匙吗?……可是会在哪里呢…”
在连低着头仔细思索地时候,般若抬起了头,洒在面上的阳光,还是那么寒冷。
这样的温度,种子能生长出来才怪咧。
他闷闷地想着,但想着想着,他忽然想是想起什么一样快速跑到了角落里。
“般若?”连转过了头,看见般若拿起了那张他们一开始看到的“提示纸”,他把写着字的那面贴着胸口,“我觉得这份阳光更为炙热。”

于是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一个少年的孩子抱着一张画着太阳的画蹲在一片土壤边,而稍大些的青年拿着一块手表在转动着,瞬间,一株幼苗破土而出,抽枝、生长,疯狂地生长,植株的根须撑爆了地面,绿色的藤蔓充斥了整个房间。其中的一根藤长的伸出了那扇窗户。
“你这个大个子,爬上去的话太危险了,还是我来吧。”
连还没来得说什么,般若就擅自脱下了鞋,跳了上去。
“等一等。”
“嗯!”般若转过了头,看着连走进了了他脚下的那根藤蔓。
“那样直接就爬上去的话,太危险了…好了,现在我帮你扶好了。”
不知为什么,感觉有他在的话,就特别安心。
“还有,爬的慢一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内心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的般若,愣愣地点了点头。
在他慢慢爬上去的时候,一目连抬头看着那个少年的脚,脱去了鞋,能够看到他的脚裸处缠着绷带,应该露出的地方裹着和他手腕上一样黑色的布料,真正露出来的只有脚趾。

“喂,我说连。”在离一步就可以到达窗户之外的时候,般若停了下来,他的声音很轻,明明是在问对方却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你相信神的存在吗?”
为什么这个时候他会问这种问题?
连想了想,决定说——

【相信】

“是嘛,”般若笑了一下,语气也明显轻快起来,“也许下次我可以给你讲关于神和妖怪的故事啊,我可以连续为你讲十个完全不重样的噢。”
“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是因为那张纸吗?”虽然现在看不见一目连的脸,但是般若知道他一定是在微笑着的。
“……嗯。”这一次,他没有回避。
“为什么是神和妖怪的呢?”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般若听了,也笑着回复他:“因为神与神的故事太无聊啦。”
“那么快一点回收核心吧,搞不好下一个世界就有木材,我们就可以吃饭了。”
“嗯。”他点了点头,一步跨了上去。


【不相信】

“是吗……”般若的语气更低了一点,不过很快,他又用更加平静的声音说了下去,“也许是因为你之前所在的世界不存在神吧,不过没关系,之后你一定可以了解他们的。”
“我觉得事在由人。”连的语气变得更加疑惑起来,“你问我这个问题,是因为那张纸吗?”
“哪张?是用蜡笔写的那张吗?”般若单只手扯着藤蔓,大半个身子倒悬过来,笑眯眯地看着他。
“住手!很危险的!”连变得慌乱起来,“你不是想吃饭吗?快一点收集好核心就可以吃了——”
“嗯~说的也是呢!”他笑着快速爬了上去。


窗户之外并没有意料之外的景色,甚至一丝色彩也没有,这还是让般若有些失望。
但是失望归失望,他伸出了双手,房间里所有的色彩汇聚到他的手中,凝聚成了一个黑色的闹钟。

般若还来不及做出一发感想,他身下的藤蔓就因为失去了能源的支持而变回了种子,自己就这么背朝下地掉了下去,而下面的一目连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自己的同伴物理糊了一脸。


“欧觉地寄几嗦不好话呢。(我觉得自己说不好话了)”
般若的后脑勺正好磕在了自己下巴上,短时间里,一目连觉得自己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多喝点!”虽然有一目连在底下做了肉垫,但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果然还是很伤的,要不是为了今天的晚饭,他估计要在地上倒更久。
他们很幸运,从那个世界出来之后,便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拾了一些枯枝,他们在一片没有草生长的地方升起了火,简单地做了晚饭。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说是晚饭可能也不太对了。
连最后还是将剩下的培根全部加进了番茄汤里,红红的汤汁里翻滚着培根,气泡一个接一个地冒上来,光是看着就充满了食欲。
为连盛了汤之后,般若也给自己省了满满一水壶盖子的汤。
他们不会急着立刻将培根吃掉,因为好东西都是要留到最后才享用的。
滚烫的番茄汤,呼几口,就这样喝下去,酸甜中带着肉的味道,在这样疲惫的一天过后,是那么令人满足。
“要是能再有一点金针菇就好了……”
“啊…你啊——”连叹了口气,但很快又微笑了起来。
焰火映照着两个人,将他们的脸照的通红。
在红光之外,一目连手中摊开的笔记本里,夹着那张蜡笔写的纸,背面的笑脸太阳还在,只不过正面的文字变成了用粉色蜡笔写的大大的四个字:
「谢谢你们。」
署名是一个大大的微笑。

“——下次看到的话,买就是了。”

尚未被知晓的故事

#末世文(其实是美食文(。
#流浪者是一种职业
#“世界”是没有定义的
#白发连和白发若

1.【雪】

“一个人都看不见呢……不对,应该说目前为止一个活着的生命体都没看到。”

说这话的白发少年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笑着看向背后气喘吁吁的白发青年。
“你说我怎么这么惨呢,碰到你之后连半个活人都见不着了。”
“你…哈啊……小心一点…悬崖边…很危险的……”
背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行李的青年明显不想吐槽同伴的说辞,一把将半个身子在外面的人扯了回来。
“好啦好啦,不要担心……连啊,这已经是第几个濒死的世界了?”
“第三……不对,第四个吧。”
被叫做“连”的青年歪着头思考了一下,扯开了背上的斜挎包,包上已经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全落在了地上,又与土地连成一片。
“是吗…………”白发少年的红色瞳孔在一片纯白之中十分醒目,他收起了望远镜,随手丢进了斜挎包里,“连啊,你说我们是不是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和第二个活活冻死了的流浪者啦?”
“我觉得不太可能……”连拉上了链子,抬起头向远处望去,短短的一段时间,他的脸上便也很快覆上了雪。
“历史上冻死的流浪者……估计不差我们两个…”
白发少年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我给你算算——”
两个纯白的影子顶着大雪在崎岖的山路间行走着,较小的那个影子也许是嫌太安静,自顾自得说了起来。
“自从我遇到了你,不仅连半个活人没看见,还遇到的都是什么世界——上一个满是垃圾,上上个全是泥巴,上上上个……”
并不宽的道路中满是积雪,可是只要踩在其上,因为这些“雪”的触感如同沙子一般,一脚下去,要费上更大的力气才能把脚拔出来。
可就是这样,稍小些的影子依旧嘴巴叨叨个不停,大些的影子一声不响地走着路,等对方终于说完了,他才开口道。
“抱歉…………”
小影子再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少年的名字叫做般若,大概80天前,他遇到了名为一目连的流浪者。
说是遇到其实不恰当,毕竟般若是被人家从乱石堆里扯出来的。
据扯他出来的人说,当时听到一阵巨大的响声就连忙跑过去了。
说来也非常神奇,这个世界都是石头,人不知是从哪里掉下来的,而且刚刚那么大的声响,埋在石头堆里的人却连皮肉伤都几乎没有,只有右脸颊下方有道已经结了疤的伤口。
“没事吧?喂,你没事吧?!”
在连续呼喊了对方三次都没得到回应之后,连沉思了一下,对着他的脸左右开甩。
“嗯………”
“太好了,你没事——”
连擅自下了结论,呼了一口气。
但对方似乎并没有那么好,在那边啊啊啊了半天。
这种情况的话一般人估计早就黑人问号了,但是连毕竟不是一般人,很关切地问他:“怎么了……?”
“嗯…嗯,没坏,太好了。”
“………什么?”
连这才注意到少年一直都在摆弄着耳朵两边的黑色长条状的物体,物体的末端闪烁着红色的小点。
“这是……耳机?”
“啊……不,是助听器啦。”
少年顿了顿,笑嘻嘻地回答了他。

“你是怎么……"摔"成那样的?”还没有受伤。
“嗯?嗯……玩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下去了,就这样子。”
怎么听都不像真的。

“……那你呢?一直都是一个人吗?”少年反问道。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


不过这都是前话,此刻在仍在某个白茫茫的世界间行走的的两人,身上、行李上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白色的雪与他们并不能御寒的白色披风和白色的发连成一片,而他们的身后,则是一长串的脚印。
两个人都默默不语,闷声不停地向前走着,仿佛一停下来,便会真的成为一具尸体。
“啊…”就在这时,连突然停了下来,像是不敢相信地使劲地眨了眨眼睛,随着他的动作,睫毛上的雪滑落下来,“有一个……山洞。”

“呼~~~”
般若脱下了已经被雪打湿又结上一层冰的披风,努力靠篝火更近些。
连收起了打火机,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山洞外丝毫没有要小一点意思的大雪。
“还好来之前备好了木材……这个雪要是一直不停该怎么办呢…”
“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啦,都是濒死的世界了,还这样消耗着能源……只不过是加速自己的死亡而已。”般若说着从一目连的徒步包里拿出了大炖锅来,“比起这个,果然还是吃一顿好的最重要。”

连将黄油放入锅中,看着黄油一点点融化,很快,黄油那种独特的香气便溢满了整个山洞。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就没必要担心到底干不干净了,般若抱起山洞口比较干净的一堆雪,放入炖锅中。
当雪变为水之后,连往里面加入了两块西式高汤块和几朵香菇。
“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是神吧。”般若夸张地嗅着,很大声地咽了口口水,“我觉得没有别的流浪者吃的会比我们更好了。”
“是吗。”连笑了笑,看锅里冒出均匀的气泡之后,又从包里的一个小夹缝里掏出了一袋写着般若看不懂的文字的小袋子,小心地撒了一点进去。
“奢侈,太奢侈了。”
般若接过了盛着白色浓汤的小铁碗,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香气的汤上飘着一些青色香料,无论是视觉上还是嗅觉上,都是那么诱人。
虽然很烫,但是要知道这几天他们都在忙着赶路,所谓的“吃饭”也只不过是将般若的全麦面包切开,草草地涂上一层黄油,根本来不及品尝就踏上了路。
但现在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可以细嚼慢咽,尽可能地享受食物给唇齿留下的每一份极乐享受,况且如果面对这样的料理还一口气全部喝掉的话,那就太浪费了,这么想着,般若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喝到第三碗的时候,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从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斜挎包里拿出了他们吃了80多天的全麦面包,撕了一半递给用水壶的盖子喝汤的连。
不想去思考为什么这些面包可以放那么多天的连接过面包,将面包浸在了汤汁里。
其实连不太喜欢全麦面包,也许是因为太硬了,不过浸满了白色高汤汁的全麦面包在这种情况下终究还是太奢侈了,尽管它们已经变得相当柔软了。
连拿着面包,小心地凑到口中,温热的汤汁融进了松软的面包里,鲜中带着一丝甘甜,只是一口,暖意就从口腔漫延到了全身。刚刚在大雪中连续走了六个多小时,躯体早已疲惫不堪,可这么一小口,活力仿佛又回到了身体里。
他们无声地吃了起来,直到面包和汤都没有了,而外面伴随着大雪的风声也越来越弱,直至消失。
等他们终于回过神来时,山洞已经随着大雪的终止一起消失了。

“能源耗尽了吗?”
连有些吃惊地看着四周,现在他们俩仿佛处在一个空白的房间里,大雪、窄路、山洞,什么都没留下。
他看见“房间”的一切白色汇聚到般若的手中,逐渐变成了一个物体。

【流浪者的职务就是回收这些濒死世界的“核心”。】

般若是这么告诉还是菜鸟流浪者的连的。
他们初遇的那个满是石头的世界的核心还是一块石头,满是泥土的世界的核心是一把蓝白花纹的油纸伞,全是垃圾的世界的核心是一颗白色的会发光的种子。
连开始有些相信这种说法了,尽管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这种事情。
这个世界的核心是一个装满了白色塑料片的水晶球,般若使劲地摇晃了一下它,白色的碎料片无规则地在液体中四处飘着,最后慢慢地堆积在底部。
“连一个像样的装饰物都没有,作为水晶球来说还真是失败啊。”
般若像是无心地说到。

“我说啊,刚刚那个汤,要是可以再配上点饮料就好了……葡萄酒什么的。”
“这也太奢侈了吧……”
“奢侈吗?不然乌龙茶也行啊。”
在去往第五个世界的路上,可以说是劫后余生的两人并列走着。
“乌龙茶的话……桂花酒怎么样?”
“听着很棒啊!……但是又喝不到。”
“……也对。”
“嗯……我说,要是刚才那个汤里要是能放点肉进去就好了,你不是还有点培根吗?那个就够了啊。”
“你还想着肉啊……真是的…”连终于有些无语地扶住了额头,但老实说,自己下血本去买这些食材的时候,他的心简直在滴血。
“额……肉不行的话,玉米也凑合吧。”般若在一旁小声嘀咕着。
“我们还是省着点吃比较好吧……能购买新的食物的世界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对了般若,你还有剩下多少全麦面包?”
“啊?……”看着突然支支吾吾的般若,连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刚刚给你吃的……是最后一块…………”
“什么?!—————”

应某个魔鬼作者发的……我最近画的都是什么沙雕玩意儿(烟

两年前下定决心说要为般若画漫画的,结果拖了那么(而且画的还是那么丑

在画的过程中又抽出了两只般若,攻略了阿岚两次,以及又孵出了无数的是也若😂

祝大家都可以抽到想要的式神,神器使,飨灵,抽到想要的皮肤。

最后,七夕快乐(虽然快结束了